立法會會議 緊急質詢 – 立即平息民憤的緊急措施

立即平息民憤的緊急措施

陳振英議員:

主席,《基本法》第一章總則第四條清楚訂明特區政府 要依法保障居民及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;第六條指出政府要保護私有 財產權;《基本法》第二章第十四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維 持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社會治安。但在過去 5 個月,很多市民在周末、 周日,而近數天更是每天只能留在家中,不可以外出購物,不可以外 出吃飯。有朋友告訴我,早前在尖沙咀文化中心觀看舞蹈表演時,表 演也要中途腰斬。奉公守法的市民居然因為其他人追求他們心目中的 自由,而失去《基本法》賦予的自由和權利。

在保護私人財產方面,更加令人沮喪。基本上每逢周六、周日, 而近數天更是每天,都在不同地區、商場或街鋪,發生一模一樣的劇 目,針對的對象包括某些集團旗下的食肆、一些零售或中資背景的商 鋪。這些商鋪的玻璃外牆全部被人破壞,傢俬和貨物亦被損毀,甚至 遭到縱火。

以上兩種情況均令市民感到非常憤怒。司長回應時提到的是一些 已經推行的措施,李家超局長昨天說的是警方會推出的 3 項緊急措 施,這代表又是警方負責。請問政府其他部門有何緊急措施,令市民 的生活自由和財產得到保障?例如在清理路障、恢復交通、保持市面 營業等方面,食物及衞生局、運輸及房屋局,以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 會做些甚麼?

主席:

哪位官員作答?政務司司長,請作答。

政務司司長:

主席,我首先感謝陳振英議員提出質詢,我稍後會請商 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補充一下該局的角色。

首先,我們完全理解議員剛才形容的情況,我們也是香港人,也 身同感受,很清楚知道每個星期發生的事情。我們的確不能容許現時 的情況繼續下去,大家真的要盡快盡快走在一起,無論甚麼立場,要 走在一起,一起說停止暴力,回復平靜,大家才有空間進一步傾談、 進一步修補撕裂。

第二,議員問到除了警方在前線負責大量工作外,其他司局或部 門或司長辦公室,又或局長及其他部門究竟做了甚麼?我們已屢次澄 清,由於警隊是執法部門,他們是最前線的,必定首當其衝。對警方 來說,這其實是一個使命,執法是他們的天職和使命。所以,在這事 件中,他們在前線面對極大壓力,對於他們的工作,我們是肯定的, 因為他們的壓力很大很大。

但是,我們不會讓警隊同事單打獨鬥,亦不會讓他們孤軍奮戰。 我們上上下下,不同的政策局、10 多萬公務員都是團結一致的。剛 才議員提到的例子相當好,例如在清理道路方面,大家做了甚麼?在 食物環境衞生署(“食環署”)及路政署方面,每次發生動亂事件後,現 場也有很多垃圾、焚燒物和遭受破壞的街燈等,但翌晨都可以清理大 部分的道路,為甚麼?因為警方一離場,食環署和路政署的同事便進 場,通宵達旦,不分晝夜地清理,確保早上盡早通車,這是第一點。

第二,運輸署的同事亦 24 小時運作,這已成為常態。他們有一 個全天候監控中心,例如在發現幾百組的交通燈被人破壞後,便需要 安排盡快修理,否則時間一長,便會很混亂,或會發生交通意外,情 況極度危險。這些都是在前線正在進行的工作。

其他部門的同事也在背後工作,而由於運作上的理由,我們不能 透露太多,但全都是在支援警方的工作,包括李局長昨天提到 100 位 懲教署同事自願調派到警隊成為特別任務警察。這一連串的工作都反 映我們發揮團隊精神 ; 入境處亦有其角色 要擔當 , 除了紀 律 部 隊 之 外,文職人員亦一樣。在資源配合方面,例如當警務處缺乏甚麼資源,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也會做工夫。在中小企方 面 ,財政司司長 已 推 出 第三輪的紓困措施,”撐企業、保就業、紓民困”。現在請邱局長補充 一下。

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:

主席,早晨。多謝陳振英議員提出質詢。

在社會發生暴力衝突事件的同時,很多正常的商貿活動,以至日 常生活均受到極大影響。這不單是金錢或營商的問題,而是香港社會 確實需要這些活動,包括市民要外出為日常生活購買日用品;我們也 要上班等。所以,在政府內處理經貿或經濟政策的同事,亦會與保安 局或其他前線同事一起工作。這項工作是困難的,因為如有商鋪被暴 徒肆意破壞,我們真的有賴警方執法,亦要與商界人士討論因此而產 生的直接或間接影響。直接的影響可能是店鋪受到破壞後,有些須依 靠保險,有些則依靠加強防禦措施;亦有部門之間的協調和溝通,以 找出如何做好善後工作。我記得以往曾有議員提出相關意見時,我們 也作出了更好的改善。

然而,間接的影響往往較直接的影響為大,因為當不是單單一間 店鋪受破壞,而是很多店鋪在原因不明,沒有合理辯解,亦難以全面 防範的情況下受到別人全面攻擊時,其實其他人亦會人心惶惶,光顧 這些店鋪或商場的市民也會受到同樣威脅。因此,這方面亦出現了另 一個很大的間接影響,就是我們見到所有經濟數字均下跌,而且跌幅 甚大。司長剛才也提及,除了我們在年初預期經濟有下行風險時所採 取的逆周期措施外,政府在 8 月至 10 月這 3 個月內,每個月都推出 了一些措施,有些是陳議員有份協助制訂的,例如九成按揭和紓緩銀 根。我們推行所有工作時,都會與業界一起討論,而我昨天在這裏答 覆質詢時亦提到,我們會透過相關的界別、商會 部分是小商會 由在席不同界別的人士代表其界別,或聯同相關界別的代表坐下 來,討論可以做些甚麼,我們便會去做。

除了我昨天提到的銀根問題之外,我們亦已推行針對性的措施。 在這種情況下,生意不好,例如旅遊業更是首當其衝,我們該如何協 助旅遊業界呢?不過,協助的方法亦並非沒有限制,簡單來說,其中 一個限制是資源。在本財政年度內(即由現時至明年 3 月 31 日),我會 盡用所有資源,但部分我仍要得到立法會批准。在我負責的範圍內, 我們會盡用可以動用的款項來推出措施。然而,有些需要新資源的措 施,例如我最近前來立法會獲得工商事務委員會同意的一些支援中小 型企業的措施,我們正在等待立法會在回復正常運作後給予批准,但 這些措施可能在議程上排列第四十多位。因此,就推行措施而言,政 府一貫的做法是一直與業界討論,如屬合理可行的措施,便會實行, 但我必須強調,任何措施都無法完全逆轉現時的局面。

香港的聲譽受損是另一個間接影響,這不只是一個名字這麼簡 單,香港作為國際金融城市,是全球三大金融中心之一,所有人投資 時均十分在乎當地是否安全。此外,很合理地,無論是這個城市裏的 大公司、本地人,或外國人來港時,都需要感受到香港這個城市是安 全和合理的,而這是我們面對的最大困難。就此,我們仍然會每天下 工夫,例如外地的駐港機構若有任何疑問,我和同事會與該等機構會 晤、討論及作出解釋,但我們必須以事實為根據,外面確實有暴力事 件發生,警方正疲於奔命。我們亦要應對其他傳媒,他們或許未能獲 取正確的資料,或者他們可能只看到部分情況,又或本身有立場,因 而可能作出影響香港國際形象的負面報道,我們亦要應對這些情況。

此外,我們連同 13 個駐海外辦事處、貿發局及旅發局的同事不 斷進行解說,我們亦不能在這個時候停止推行維護香港國際形象的工 作,而我們當然是以實事求是的方式,解答他們的查詢。就這方面, 若有議員提出能夠協助整個業界的正面意見,我們整個團隊都樂意聆 聽,並會與大家一起努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