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法會會議 跟進質詢 (Q5 校園內的政治紛爭及暴力 及 Q6 協助受示威活動影響的藝術團體)

校園內的政治紛爭及暴力

陳振英議員:

主席,教育局除了要關注學生在校內的行為外,還應關 注他們會否在校園外誤墮法網。在近 5 個月來的社會運動中,截至 10 月底已有 3 300 人被捕,而 16 歲以下學生所佔的比率不低,情況 令人憂慮和痛心。

除了局長在主體答覆中提到,曾在 8 月下旬發出一些基本原則及 指引外,教育局有否採取任何實際行動?例如,在校園內呼籲或勸諭 學生不要參與違法集會,向他們解釋屆時會有激進分子縱火或投擲燃 燒彈,以致他們有機會受傷,以及如果他們被控干犯暴動罪,他們的 前途便會受到影響等。

教育局局長:

主席,我們曾與中學校長及小學校長進行溝通,主要的 信息是:第一,希望他們在學校維持一個平和有序的學習環境,讓學 生能夠安靜學習。第二,希望他們照顧學生的情緒,令學生平復心情。 第三,希望學校盡量勸諭學生不要參加任何非法或違法的集會,如果 參加任何社會活動,便應注意自己的安全,也不要危害他人的安全, 以及不要犯法。

政府在 10 月訂立《禁止蒙面規例》時,我們即日去信所有學校, 希望他們立即通知學生及家長,當晚午夜後《禁止蒙面規例》便正式 生效。我們亦要求學校提醒學生,上街時盡量不要佩戴口罩,避免誤 墮法網。這些都是我們因應實際情況在學校推行的工作。

 

協助受示威活動影響的藝術團體

陳振英議員:

主席,多個藝團曾經反映,對場地閉館的安排感到疑惑, 他們表示曾出現同一區內一個場地關閉而另一個場地則繼續開放的 情況。雖然局長表示提早閉館的決定會透過不同渠道通知公眾,但時 間上極其倉卒。

局長在主體答覆中指出,閉館的決定是基於警方的公眾安全評 估、節目當日的交通情況、場地的實際環境等,這些都是相當籠統的 準則。局長可否提出更具體、透明及公開的準則,讓場地租用者及早 評估有關場地會否受影響而關閉?此外,當局可否提早發出通知,例 如承諾提早數天通知,而非籠統表示會盡早通知?

民政事務局局長:

主席,如我們預先得知有特別情況發生,必定會盡 早通知有關藝團及使用者。但是,陳議員亦須明白,現時社會發生的 事件往往充滿突發性,甚至在 1 小時前也可能無法預知 1 小時後會發 生甚麼事。因此,各區駐場經理會密切留意事態發展及警方對鄰近環 境和交通狀況的評估,亦會與有關藝團進行商討。我希望各位議員體 諒。其實,前線經理未必有一套很客觀的指標去作決定,但如他們在 綜合各方面的考慮後認為當時環境對場地或員工、藝團及觀眾構成安 全問題,必定會就關閉場館徵求上司的意見。如造成任何不便,我希 望市民大眾體諒。